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用完就扔(1 / 2)

用完就扔

沈宅是栋豪宅,装修奢华典雅,内里的摆设处处体现了主人不错的品味,然而,它太过安静,缺少人气,与其说是家,不如说是住的房子更准确些。

纪筹所住的老旧小区里人气倒是挺足,或者说太足了,晚上十一点,对年纪大些的人已经是入睡的时候,然而从天花板上传来的脚步声却一刻不停,时不时还伴随着男人和女人歇斯底里的争吵声。

那个,这几天楼上好像在吵架来着

脸上敷着冰袋的纪筹停下写作业的笔,解释了句,他现在在他的房间,他的书桌前写作业,而在他背后的床上,躺着一个只穿了一件宽松T恤的女孩,只要回头就能看到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,但深知对方美人面皮下极高的武力值,纪筹除了动笔的手,连发僵的脖子都不敢转动转动放松一下。

雪来倒是没有想那么多,毕竟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时,一切自然是以自己的感受为先,宽松的T恤比凸显身材的裙装舒服,不穿内衣比穿内衣舒服,裸睡比穿衣服睡觉舒服,所以她只穿了一件T恤,腿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,废了一番功夫,她进入了暗网。

杀手不是什么好职业,虽然买凶杀人的人才是罪魁祸首,但受害者家属通常情况还是会更怨恨动手杀人的那个人,单打独斗的杀手往往干不了几单就会被买凶杀死,所以不少组织会培养自己信得过的杀手,就像她原本所在的组织,培养出了一批善于用美色杀人的美女蛇。

妈妈当年训练她们的时候,有想过会被她反咬一口吗,想到今天自己闹出的乱子,雪来顿时心情变得很好。

这只是开始,她今天杀的只是组织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,她真正想杀的,是参与了她当初训练时期的所有人。那座封闭的海岛上所有训练结束后,那些实力不俗的教官们和妈妈应该是被安排了别的任务,即使一时找不到他们的踪迹,只要自己杀了足够多的组织里的人,迟早他们会意识到是他们手中原本的一颗棋子失去了控制,然后派出熟悉她的人进行反制,或许自己会被杀死,或许自己能报仇,无论是哪一种结局,雪来都欣然接受。

接下了暗网上一个对组织干部的暗杀任务,雪来看向前方正埋头写她的作业的纪筹

你好了没有?

还有数学作业和英语作业没写完

生物作业写了就行,刚想这么说,雪来想起今天没有生物课

不用写了,过来

纪筹转过了头,在晚上,一个漂亮的女孩穿着清凉地躺在床上让他过来,身为男性他很难不往暧昧的方向想,但考虑到他只有一条命,还是不要自作多情比较好

怎么了?

那个,我还有作业没写

纪筹一边找借口一边磨磨蹭蹭地往床边走去,突然一阵天翻地覆,他被压倒在床上,从他的角度,刚好可以看到女孩宽松的领口下深深的乳沟,才刚开过荤,联想到当时的画面,纪筹的身体非常积极地进入了状态。

你下午的课都翘了

柔软的女体向他贴近,不知是不是他心猿意马下的错觉,对方的声音好像温柔了很多,隐隐还带着撩拨人的意味,证据就是自己的性器硬得更厉害了,隔着布料还直挺挺地戳着对方的大腿内侧。

她下面是不是什么都没穿,控制不住地,纪筹往色情的方向去想

她身上的香味,是沐浴露的香味吧,和姐姐常用的味道不同,和她本人给人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,是清甜的果味,像是刚好成熟甜中带着微酸的果子一般。

很好闻。

嗯?

仿佛被柔软的羽毛轻轻挠了下,纪筹的理智瞬间缴械,一瞬间他忘了自己的双腕被扣住,身体被压倒在对方身下,连裤子都完好地穿在身上,只是本能地挺腰,想要把性器送入女性柔软湿润的秘处。

不知是顶到了哪里,女孩娇喘了一声,弓起了身子,目光似乎迷离了很多,一副陷入情欲的样子,娇艳的唇瓣微张着,艳红的舌尖隐约可见,她微微来回摆腰调整了下,因重力下垂的大阴唇被他裤子上鼓起的弧度分开,露出深粉的内里,很轻易的,隔在两个性器之间的布料被双方情动的液体濡湿,但即使被水液浸透,布料有些粗糙的纹理也磨得嫩肉有些不适。

别乱动

扣住他手腕的手加重了些力气,隐隐有些发痛,但他已经顾不上了,努力想要挺起的胯,嘴巴无意识地张大,也不知道在渴求什么,脚趾难耐地蜷缩,小腿微微屈起,想要蓄力却一次次被打断,如果不是挣脱不开,恐怕他早就掀开身上美妙的女体,将其压在身下狠狠贯穿了吧。

逐渐习惯布料的粗糙后,大阴唇包覆的小阴唇因为内侧布满神经末梢,兴奋得充血肿胀,含住了那个顶起的轮廓,摩擦间前面的阴蒂头也被顶到,连续不断的快感使得阴道分泌出更多的液体,在男性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中,内里和阴蒂被不断摩擦顶撞,积累的快感越来越多,得利于敏感的身体,她终于攀上顶端,短暂的快感充斥着大脑。

雪来松开了纪筹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全册完本小说网-书屋